专稿:新概念作文的尴尬

  “中华杯”第六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已落下帷幕,大赛参赛人数首次突破6万,增幅达67%。就在这热闹非常的当口,大赛评委会主任王蒙在捧场之余,竟笑着兜头给“新概念”泼去一盆冷水。王蒙说,这两年我亲眼目睹了“新概念”蒸蒸日上,但我还是禁不住害怕,在“新概念”的命题和作文里头呈现出这么一种趋势:过于求新、求怪、求另类。王蒙先生的话可谓一针见血,也值得新概念作文深思了。

  1998年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打着“新思维、新表达、真体验”的旗号,以“创造性、发散思维,打破旧观念、旧规范的束缚,打破僵化保守,无拘无束;不受题材、体裁限制,使用属于自己的充满个性的语言,反对套话,反对千人一面、众口一词;真实、真切、真诚、真挚地关注、感受、体验生活”为宗旨,七所著名大学加盟发起主办,知名学者、作家纷纷担任评委。作文大赛以全新的姿态激烈地冲击着中学作文教学乃至整个语文教育,的确给沉闷的中学语文教育界带来一股强劲的清风。

  不但如此,大赛的获奖者被全国重点大学免试录取轰动一时,大赛还制造了明星人物韩寒更是经久不息。于是,全国各地急急跟进,新概念作文大赛风起云涌,新概念作文选数不胜数。求新、求怪、求另类便成为作文的时尚和潮流,否则即是思想的落伍、观念的陈旧。由于不少全国名牌大学向新概念作文获奖者自主招生,新概念作文和高考招生发生直接的关系,大赛几成高考筹码,新概念作文获奖便成为迈进名牌大学的跳板;加上韩寒和郭明敬的获奖走红,名利双收,大赛简直被看作“造星工厂”,难怪很多家庭和孩子趋之若骛,把新概念作文大赛当作一件大事来抓。于是,第六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参赛人数创历史新高,获奖者的文风被竞相模仿,新概念作文也陷入了自己的新模式。

  出名、进名牌大学,新概念作文获奖的功利性已经暴露无遗。如果失去了功利,新概念作文还会如此热闹吗?还会有广大学生热血沸腾跃跃欲试吗?还会有学生挖空心思为新概念而作文吗?更可怕的是新概念作文的导向,已使新概念作文自己也步入困境和僵局。王蒙先生说,看到“新概念”的一些题目竟也会觉着费解,要想上老半天;看到某些特立独行的‘先锋’文字,血压会陡然升高。大赛评委曹文轩先生也说,这些年看了太多的少年文字,十有八九是一副看破红尘要自绝于世界的“清冷模样”?不再纯真、温馨、崇高、美感、庄重、雅致、真诚、阳光,剩下的就只有一片阴霾与心灰意冷。长此以往,新概念作文将有可能把自己玩完的危险。

  缺乏少年儿童的天真、幼稚、热烈、朴素、明快,满纸的冷嘲热讽、矫揉造作、愤世嫉俗,已不仅仅是新概念作文的尴尬了。